成都市井的安逸生活(转载)续三


2007年3月5日,成都錦江河邊



2007年5月8日,三個流浪兒在成都的“母親河”洗澡。


2008年5月3日,成都街頭。這位奧托老兄的誓言:“打拼的人生,長大以後我要變AUDI(奧迪)


2007年7月14日,成都街頭。 15歲的中學生小張的長發跟她身高一樣—— 1米6左右。
她那烏黑髮亮,柔順灑脫的長辮子,即有“村里有個姑娘叫小芳”那種透著鄉村的質樸,
又有一種洋溢著都市女孩的時尚與飄逸。



2009年8月6日,成都一撥公司白領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坐在河邊一邊打麻將,一邊曬天陽。



2009年9月28日,成都街頭。 
“看清楚哈,'我不是'壞人。”這位小伙子理直氣壯地說,
網上還有比這更雷人的文化衫。穿上它並不是為了出什麼風頭,只是為了娛樂搞笑,
給生活增添一點樂趣而已。



2009年12月,成都太升橋上。這位80多歲的太婆在此已經擺了近20年的秤了,專門為過往行人量身高,秤體重。
太婆說,每天雖然沒有幾個人來光顧她的生意,但是習慣已經成自然了,一天不擺就感覺渾身不自在。



2010年9月,成都某派出所為防患於未然,定做了20把鐵製“枷鎖”分發給轄區的幾個停車場專門用於越野車防盜。


2010年12月,成都市正在嚴厲整頓市容市貌,連狗狗都不准帶到公共場所,而這位老兄竟然將高大的駱駝牽到大街上來招攬生意,就連執勤交警也被“雷倒”。


20112月7日,為防止醫院病房交叉感染這位母親只得在街邊為兒輸液。


我隨主人外出溜達,他困我乏街邊躺下。只圖舒適哪管優雅,路人見了笑掉大牙!



2010年2月,成都街頭,這位弓腰駝背,滿頭銀髮的太婆姓郭,84歲。
靠吃低保的郭婆婆說,兒子和媳婦都是下崗工靠打短工維持生活。 “如今孫子考上研究生,昂貴的學費像重擔一樣壓在我們全家人身上。 ”郭婆婆說,她唯一能掙錢的本事就是從小學會的這門手藝。靠做毽賣毽補一家生活的郭婆婆說,如今,毽子雖然不好賣,但每月總還可以增加七八十塊錢的收入。雞毛毽上插著的羽毛,在寒風中顫栗,就像太婆臉上佈滿溝壑的皺紋。


2011年3月,成都街頭。 
“生面熟面天天見面,紅味白味碗碗對味。”這是成都一家麵館門前的一副對聯。這副韻味十足的對聯不僅巧妙地道出成都人愛吃麵食的一種飲食習慣,同時也展示出成都麵食的豐富多彩、色味俱佳。每到中午,成都街頭巷尾的大小麵館可謂家家生意興隆,店店座無虛席。瞧,這家麵館每天中午打擁堂的顧客找不到座位,只得坐在老闆為他們在街邊安排的塑料小板凳上,像幼兒園的小朋友一樣,“排排坐,吃麵面。”

所有博客